您当前所在位置:厦门视窗 > 娱乐 >>正文

大型现场演出新赛道?100场电音派对联动玩转室内电音节C-LOUDlive打了个样板

网络 2021-09-25 15:54:26
  

导语:凭借极高的上座率和强劲的酒水消费能力,电音派对组织的演出的主战场酒吧、live house、夜店等场所一跃成为目前电音现场的一线消费场景。

作者 |anson

近几年,因为疫情导致现场演出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大型演唱会、音乐节都受到牵连,不得不调整运营,而作为青年潮流文化的电音节,也在调整内容与新的玩法,在内容输出上已转向室内,这样的新模式让未来大型电音节产生什么影响?

1.当下的电音演出发展:大型电音节按下暂停键,室内电音派对渐成一线主力

电音产业的发展潜力一直备受音乐行业的关注,中国首份聚焦电音市场的研究报告《2019中国电音市场洞察报告》一问世,预示了电音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,但去年的“黑天鹅”事件让所有涉及到演出的音乐类型遭遇重创,电音发展同样按下暂停键。

如今重新打开这份《2019中国电音市场洞察报告》,对电音市场发展仍然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。

《2019中国电音市场洞察报告》

报告指出目前全球电音产业产值已达89亿美元,而中国电音用户规模同样达到5.3亿人次,意味着近半数中国人已经成为电音产业的目标人群。同时电音目前消费人群,也有鲜明的特点标签,如「年轻化」「男性化」、「个性化」、「社交化」等。这部分用户,相比较大众用户,他们对文化产品的消费力较强,同时也具有一定审美门槛,因此各大电音节在凸显审美的主题设置、DJ阵容等方面可谓拼尽全力。

厦门IMF电音节舞美效果

厦门IMF电音节以Alan Walker为首的DJ阵容

本来一片大好的大型电音节发展态势从疫情开始被暂停,原本电音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亦被压制。未来室外大型电音节肯定还会强势回归,但是目前电音节缺位的市场部分并非只能任由它空白下去。

因为集结重度电音爱好者的派对组织,在过去5年时间里实现了快速发展,其中MKD、E11、SAP、0731等派对组织异军突起。凭借极高的上座率和强劲的酒水消费能力,电音派对组织的演出的主战场酒吧、live house、夜店等场所一跃成为目前电音现场的一线消费场景。

但以派对组织为代表的室内电音演出,也有发展瓶颈。首先消费场景单一,沉浸体验不佳。派对组织和酒吧、live house等因为财力问题,场景投入有限,很难为电音派对组织的单场演出再设置专门的专题、舞美、灯光、互动等投入。其次电音派对组织城市辐射能力有限,难以形成全国性的联动,缺乏品牌效应。

2.用电音节品质,开辟室内电音live show巡演新赛道

目前上面这种缺少内容输出、没有品牌托底的室内电音演出模式,与当年商业拼盘演出颇为相似。但随着消费者审美门槛的建立,个唱巡演逐步成为了演唱会行业的主要模式,因为个唱巡演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包括灯光音响、舞美设计、服装造型、音乐编排等在内的整个舞台沉浸式的体验感受,而这些即是音乐演出的内容价值,具备更高的市场溢价。

虽然一次个唱巡演前期投入近三四千万,但是聚焦在歌手身上的个人品牌效应,可以让个唱巡演在众多场次下摊平成本。目前以一般巡演规模20场计算,摊平后每场成本在200万左右,以正常演唱会票价300-1500人民币计算,每场演唱的扣除成本后盈利水平还是比较理想的。

室内电音演出同样可以借鉴这个思路,通过品牌托底,让电音室内演出升级为室内电音巡演,甚至称之为室内电音节的新业态模式。而且这种电音巡演模式在欧美国家已是常态,国内是可以将其引进并复制的。

目前国内已经有机构开始尝试这种模式,背靠佳云科技的C-LOUD旗下高频次常态化演出线C-LOUDlive,即是其中之一。作为C-LOUD的重要支线,其市场愿景,便是致力于打破常规音乐节演出场景模式,让电音室内演出升级为室内电音巡演。

有运作厦门IMF电音节、三亚ISY电音节等十数场电音节经验的C-LOUDlive,在电音节IP的研发能力上是不容小觑的。IMF、ISY均是基于我国本土IP打造,为厦门和三亚的城市名片填上了新的一角。从履历层面来讲,C-LOUDlive 是有足够的能力和财力来运作室内电音节巡回的。因此C-LOUDlive期望通过室内电音节巡回,对电音IP深度挖掘,从而形成一个电音品牌,并以品牌效应来拓展频次。

C-LOUDlive现场及视觉物料

目前C-LOUDlive的室内电音节巡回已经于5月4日青年节当天开启,一路走来C-LOUDlive已经将看家本领亮出,例如贴近北京当地特色与互联网语言,从而设计的斜杠青年为主题的首场电音演出,从100%上座率来看,市场反馈颇佳。

北京站演出现场

北京首站旗开得胜,后续C-LOUDlive以乘胜追击姿态开始解锁电音节规格的奇幻森林、Cyborg等沉浸式主题。例如在上周末大连First FLY举办的超现实冒险之旅“CYBORG”Music Party顺利开启。C-LOUDlive从场地布置到音乐内容,都将通过舞台、光效、音乐、高颜值dancer舞团等互动化装置强化用户的沉浸式体验,增加观感的同时提升体验感,满足Z世代用户审美,为观众带来别开生面的沉浸式舞台演出,营造出独一无二的音乐氛围。

正如C-LOUDlive的logo用代表电音的霓虹灯围绕的云与心,就是要将联动起全国范围的电音爱好者的脉搏。

C-LOUD logo

C-LOUDlive不仅线下内容输出做得有声有色,作为联合主办之一的TME live近期在电音领域的布局开始加速,“E@电音现场”作为单独版块的出现,预示着未来电音将成为重点发力对象。因此TME live需要有持续的优质电音内容供应,也间接证明C-LOUDlive无论质量与数量都是符合TME live采集范围的。

E@电音现场logo

据C-LOUDlive内部人士分享,他们与TME live已达成深度战略合作,不只停留于转播。未来TME live将与纯K等线下KTV机构展开合作开设数千个沉浸式第二现场,为线上演出打造线下分会场,而电音作为场景氛围感极强的音乐类型,将会成为该玩法重点的展示对象。要实现分会场的辐射规模,需要依托在一个完整的电音品牌下,C-LOUDlive显然是一个合适的合作对象。

3.构建电音生态:上游供应要繁荣,下游市场要蓄能

当然双方的合作还并不止于内容的联动,未来结合TME live线上资源,C-LOUDlive将为DJ打造一套打榜机制,并且与TME live丰富的艺人资源形成合作联动,这对目前DJ产业来说是一剂猛药。

国内DJ生存环境与欧美同行还是有明显的差距,欧美DJ的待遇与歌手为代表的音乐人并无二致,甚至像David Guetta这样的头部音乐制作人,与世界一线艺人合作打造全球热单,与流行巨星的待遇相同,可谓名利双收。而作为国内大型电音节的常客Alan walker能声名远扬,离不开“百大DJ”这样的榜单来提升持续DJ影响力。

而反观国内DJ因为缺乏名气,不管是工作机会或是收入情况都会受到限制。另外没有专业榜单认可,就目前国内电音文化的普及程度来说,还是难以避免大众投射而来“土嗨”、“打碟”、“走穴”的标签。如果DJ打榜机制,未来能破除大众误解,相信DJ与歌手合体制作歌曲将成为一种常态,从而切实地提升DJ社会地位和收入,才能真正实现国内电音供应侧健康繁荣的发展。

C-LOUDlive现场及视觉物料

当然市场还是要走在供应的前面,C-LOUDlive作为C-LOUD 旗下的高频次常态化的电音线,必须挖掘目前室内电音演出市场的潜力。前面提到的集结重度电音爱好者的派对组织,作为电音消费的第一线,C-LOUDlive将他们联合起来,才能夯实核心的电音消费市场,接下来半年时间C-LOUDlive与派对组织还将有100场的联合演出,C-LOUDlive作为电音派对组织的大联盟,相信会在短时间内实现品牌声量快速提升和延续。

据悉除了100场电音派对联动,室内电音节巡回本年度还会有多场高密度、高投入的排期计划,着实是对C-LOUDlive实力的考验,经过高频次的电音节品质的演出洗礼,电音消费者的消费频次、强度以及对内容品质的追求,都将进一步提高,这是对电音消费市场蓄能的重要一步。等到未来电音节市场完全开放后,这份消费能量将会在C-LOUD音乐节项目中迎来一个大爆发。

最后,C-LOUDlive还只是C-LOUD 的一部分,未来在各种音乐类型的发展与布局上,相信都离不开现在C-LOUDlive所做的尝试与努力。